特斯拉告小鹏、吉利告威马,新势力们新麻烦又来了

  • 日期:10-09
  • 点击:(1194)


  新汽车志2019.9.16我要分享

  文丨杜余鑫

  前员工离职后,或自立门户,或加入新的同行公司,背后所带来的商业秘密侵权以及知识产权的纠纷,的确是行业中值得深思的问题。

  近日,汽车行业一场诉讼案引起行业广泛关注。原告是炙手可热的国内最大的自主品牌公司吉利,被告是造车新势力行业为数不多看上去靠谱的威马,吉利以侵害商业秘密为由,向威马索赔高达21亿元。这个数字几乎是截止目前,中国汽车行业有关知识产权法律纠纷案中涉案金额最大的案件了。

  从案件披露的信息可以看到,该案件于2018年较早的时候在上海市最高人民法院立案提交,开庭时间将在2019年9月17日。吉利控股集团公关部人士向《每日汽车》表示,“一切以法律判决为准,我们不做额外评论,除此之外就没有更多信息可以披露了。”而威马汽车则向媒体回应称:“威马没有任何侵权行为,对赢得这起诉讼非常有信心。”

  

  从诉讼案披露的原被告也可以看出,原告吉利方面有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浙江吉利企业研究院有限公司,而威马方面则有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威马智慧出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威马汽车制造温州有限公司、威马新能源汽车销售(上海)有限公司。即吉利和吉利研究院将威马所涉及的公司都告上了法庭。

  在研究这个案件之前,不得不说的就是威马和吉利渊源的关系。熟悉吉利和威马的人都了解,威马创始人沈晖,正是吉利的前核心员工。他曾担任吉利控股集团董事兼副总裁、沃尔沃汽车全球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董事长。在吉利任职期间,沈晖带领吉利团队完成海外并购沃尔沃汽车,并负责沃尔沃在中国市场的落地。

  

  而沈晖在创立威马汽车时,也带走了一批吉利的核心力量,特别是在研发、技术和质量管控方面的人才。包括威马汽车合伙人兼首席运营官徐焕新博士,此前曾在沃尔沃主导新能源技术。除此之外,威马现任CFO张然曾经担任吉利CFO;现任监事周鹏,曾经担任沃尔沃中国主席办公室主任。

  上述几位都源自吉利的威马核心管理层,除此之外还包括相关联的一批重要的管理和技术人员,沈晖在2016年时也曾对媒体称,威马汽车当时拥有核心员工200多名,都是他以前的同事。可以说掌握了大量吉利、沃尔沃的运营、财务核心机密,这些运营、技术、财务管控经验,也能帮助威马少走很多的弯路,这也是目前威马在新势力中发展较快的原因之一。

  

  截止目前,关于案件的详情外界并不知晓太多,或许在9月17日开庭当天,更多信息会传递出来。但唯一可以断定的是,吉利在不断强化和建设合规文化中国,既然决心要索赔21亿,必定掌握了一些证据,威马未来的发展将或多或少受到一定的影响。又特别是在造车新势力大量资金缺口之际,这对威马在融资方面也将带来一定负面效应。

  实际上,造车新势力有关商业机密和知识产权方面的麻烦不止威马一家。稍早之前,特斯拉起诉了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感知项目负责人曹光植,其原因也是因为曹光植是特斯拉 Autopilot团队权限最高的人之一,是 40 个拥有访问源代码的权限人之一。而在离职前,曹光植曾拷贝过超过 30 万份与 Autopilot 相关的文件和目录。特斯拉认为,这些盗走的文件,相当于让小鹏汽车获得了完整的 Autopilot 代码。

  

  耐人寻味的是,这已经不是小鹏汽车第一次被“盗取技术”的案件波及了。去年 7 月,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指控了前苹果公司员工张小浪,称他窃取了苹果 Titan 自动驾驶项目的商业机密,而张小浪恰巧也在被指控前两个月加盟了小鹏汽车。

  不过与威马不一样的是,小鹏汽车被起诉的,都是其员工,并非整个公司,毕竟小鹏的员工曹光植和张小浪并不能与小鹏划等号。但威马由于从创始人到核心管理层以及诸多技术研发人才都来自吉利,情况比小鹏汽车更为严峻。

  

  除此之外,2018年1月,法拉第未来(FF)对前高管Stefan和前CTO UlrichKranz以及其创办的Evelozcity分别提起了仲裁申诉和联邦法庭诉讼,控诉其非法窃取FaradayFuture大量核心商业机密及技术机密。

  2017年百度也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其前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及王劲所经营的美国景驰公司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5000万元。恰巧,王劲在离开百度不久,就在美国成立了一家景驰公司,并且该公司主营方向为无人驾驶。

  

  还有一个类似的案例是,2017年2月,谷歌旗下无人驾驶公司Waymo将Uber告上法庭,指控其通过收购谷歌离职工程师Levandowski(离职时携带谷歌的公司资料)的无人驾驶公司Otto,盗窃其无人驾驶技术。

  数据显示,高达59%的离职员工承认曾在离职时私自带走公司机密文件数据。而如今很多企业已经加大了对员工窃取公司商业秘密行为的打击力度,对违反竞业限制、将公司商业秘密泄露给第三方甚至直接竞争对手的行为,呈现出坚决追究法律责任的态度。

  

  尽管几乎所有的技术型企业都有着严格的保密和自我保护的条例,但受到利益驱动,窃取公司机密的事情还是层出不穷。毫无疑问,在汽车核心技术越来越成为企业关键竞争力的同时,车企们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越来越重视起来。因此随着核心员工跳槽、被挖角的现象也越来越多,由此亦引发了不少法律问题。而随着人才流动越来越频繁,商业机密及知识产权保护也变得愈加重要。

  从Waymo状告Uber、百度起诉景驰、特斯拉起诉小鹏员工,到吉利起诉威马,在警告企业有关汽车技术知识产权风险的同时,也折射了具备高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在当前汽车企业中的稀缺性和重要性。

  

  当然,该案还有一个难点在于,由于目前关于知识产权保护的法律条例尚不完善,很多事情在法律上难以界定,就像保时捷放弃状告众泰、路虎起诉陆风3年后才有了胜诉的结果。目前尚不知谁胜谁败,但作为自主品牌代表的吉利拿起法律武器,保护知识产权的行为,也体现出自主品牌更加强化核心研发能力,重视将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确实也推动着中国汽车从技术到法律意识的不断进步。

  新汽车志-编辑

  与我们一对一交流

  新汽车志

  以汽车视角勾搭一切

  收藏举报投诉

  

  文丨杜余鑫

  前员工离职后,或自立门户,或加入新的同行公司,背后所带来的商业秘密侵权以及知识产权的纠纷,的确是行业中值得深思的问题。

  近日,汽车行业一场诉讼案引起行业广泛关注。原告是炙手可热的国内最大的自主品牌公司吉利,被告是造车新势力行业为数不多看上去靠谱的威马,吉利以侵害商业秘密为由,向威马索赔高达21亿元。这个数字几乎是截止目前,中国汽车行业有关知识产权法律纠纷案中涉案金额最大的案件了。

  从案件披露的信息可以看到,该案件于2018年较早的时候在上海市最高人民法院立案提交,开庭时间将在2019年9月17日。吉利控股集团公关部人士向《每日汽车》表示,“一切以法律判决为准,我们不做额外评论,除此之外就没有更多信息可以披露了。”而威马汽车则向媒体回应称:“威马没有任何侵权行为,对赢得这起诉讼非常有信心。”

  

  从诉讼案披露的原被告也可以看出,原告吉利方面有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浙江吉利企业研究院有限公司,而威马方面则有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威马智慧出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威马汽车制造温州有限公司、威马新能源汽车销售(上海)有限公司。即吉利和吉利研究院将威马所涉及的公司都告上了法庭。

  在研究这个案件之前,不得不说的就是威马和吉利渊源的关系。熟悉吉利和威马的人都了解,威马创始人沈晖,正是吉利的前核心员工。他曾担任吉利控股集团董事兼副总裁、沃尔沃汽车全球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董事长。在吉利任职期间,沈晖带领吉利团队完成海外并购沃尔沃汽车,并负责沃尔沃在中国市场的落地。

  

  而沈晖在创立威马汽车时,也带走了一批吉利的核心力量,特别是在研发、技术和质量管控方面的人才。包括威马汽车合伙人兼首席运营官徐焕新博士,此前曾在沃尔沃主导新能源技术。除此之外,威马现任CFO张然曾经担任吉利CFO;现任监事周鹏,曾经担任沃尔沃中国主席办公室主任。

  上述几位都源自吉利的威马核心管理层,除此之外还包括相关联的一批重要的管理和技术人员,沈晖在2016年时也曾对媒体称,威马汽车当时拥有核心员工200多名,都是他以前的同事。可以说掌握了大量吉利、沃尔沃的运营、财务核心机密,这些运营、技术、财务管控经验,也能帮助威马少走很多的弯路,这也是目前威马在新势力中发展较快的原因之一。

  

  截止目前,关于案件的详情外界并不知晓太多,或许在9月17日开庭当天,更多信息会传递出来。但唯一可以断定的是,吉利在不断强化和建设合规文化中国,既然决心要索赔21亿,必定掌握了一些证据,威马未来的发展将或多或少受到一定的影响。又特别是在造车新势力大量资金缺口之际,这对威马在融资方面也将带来一定负面效应。

  实际上,造车新势力有关商业机密和知识产权方面的麻烦不止威马一家。稍早之前,特斯拉起诉了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感知项目负责人曹光植,其原因也是因为曹光植是特斯拉 Autopilot团队权限最高的人之一,是 40 个拥有访问源代码的权限人之一。而在离职前,曹光植曾拷贝过超过 30 万份与 Autopilot 相关的文件和目录。特斯拉认为,这些盗走的文件,相当于让小鹏汽车获得了完整的 Autopilot 代码。

  

  耐人寻味的是,这已经不是小鹏汽车第一次被“盗取技术”的案件波及了。去年 7 月,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指控了前苹果公司员工张小浪,称他窃取了苹果 Titan 自动驾驶项目的商业机密,而张小浪恰巧也在被指控前两个月加盟了小鹏汽车。

  不过与威马不一样的是,小鹏汽车被起诉的,都是其员工,并非整个公司,毕竟小鹏的员工曹光植和张小浪并不能与小鹏划等号。但威马由于从创始人到核心管理层以及诸多技术研发人才都来自吉利,情况比小鹏汽车更为严峻。

  

  除此之外,2018年1月,法拉第未来(FF)对前高管Stefan和前CTO UlrichKranz以及其创办的Evelozcity分别提起了仲裁申诉和联邦法庭诉讼,控诉其非法窃取FaradayFuture大量核心商业机密及技术机密。

  2017年百度也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其前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及王劲所经营的美国景驰公司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5000万元。恰巧,王劲在离开百度不久,就在美国成立了一家景驰公司,并且该公司主营方向为无人驾驶。

  

  还有一个类似的案例是,2017年2月,谷歌旗下无人驾驶公司Waymo将Uber告上法庭,指控其通过收购谷歌离职工程师Levandowski(离职时携带谷歌的公司资料)的无人驾驶公司Otto,盗窃其无人驾驶技术。

  数据显示,高达59%的离职员工承认曾在离职时私自带走公司机密文件数据。而如今很多企业已经加大了对员工窃取公司商业秘密行为的打击力度,对违反竞业限制、将公司商业秘密泄露给第三方甚至直接竞争对手的行为,呈现出坚决追究法律责任的态度。

  

  尽管几乎所有的技术型企业都有着严格的保密和自我保护的条例,但受到利益驱动,窃取公司机密的事情还是层出不穷。毫无疑问,在汽车核心技术越来越成为企业关键竞争力的同时,车企们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越来越重视起来。因此随着核心员工跳槽、被挖角的现象也越来越多,由此亦引发了不少法律问题。而随着人才流动越来越频繁,商业机密及知识产权保护也变得愈加重要。

  从Waymo状告Uber、百度起诉景驰、特斯拉起诉小鹏员工,到吉利起诉威马,在警告企业有关汽车技术知识产权风险的同时,也折射了具备高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在当前汽车企业中的稀缺性和重要性。

  

  当然,该案还有一个难点在于,由于目前关于知识产权保护的法律条例尚不完善,很多事情在法律上难以界定,就像保时捷放弃状告众泰、路虎起诉陆风3年后才有了胜诉的结果。目前尚不知谁胜谁败,但作为自主品牌代表的吉利拿起法律武器,保护知识产权的行为,也体现出自主品牌更加强化核心研发能力,重视将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确实也推动着中国汽车从技术到法律意识的不断进步。

  新汽车志-编辑

  与我们一对一交流

  新汽车志

  以汽车视角勾搭一切